• <track id="w8v4c"></track><tr id="w8v4c"><label id="w8v4c"></label></tr>

      第一百六十一章 清贫(1 / 1)

      陈个球的日子是真不好过。

      学生掉入水库死了两个,让他赔了不少钱。

      家里,老婆黄如玉的癌症也需要钱,这是雪上加霜的遭遇啊。

      陈个球心里一直想着,是不是因为自己和黄如玉在一起时,偶尔喜欢打后门过,所以让老婆得了这样的癌症。

      老婆癌症的部位实在是太奇怪了,不是吗肛门啊。

      黄如玉死是早晚的事,死前的日子,陈个球心里特别难受。

      如果说之前他干了特别多对不起黄如玉的事,但是现在老婆要死了,他是有忏悔之心的。

      他想一定是他们陈家干了太多作孽的事,才会有这些遭遇吧。

      二房叔叔家里也比他们好不了哪里去。

      叔叔得了癌症也走了,步了他爸爸妈妈的后尘。

      陈虎堂弟呢虽然对谢遇的小儿子做出的事情,因为对方是个男童,也构不成那种罪,但最后公安机关以伤害罪为由也判他坐了牢。

      没想到,陈虎剁了他的手指,他让他赔钱了事,免去他的牢狱之灾,他自己却还是躲不过。

      陈个球去山上看陈个桥干活,经过焦家的山田时不由驻足。

      那片山田原本是陈家的,都怪父母贪心,现在是山田也没了,水田也没了,命还没了。而焦家的这片山田已经种上大片的花朵。

      那些玫瑰花和陈个球见过的玫瑰花都不一样,花朵要小些,不知这是什么品种的玫瑰花。

      而山田里,赵郭山、焦三凤、赵大海、郭守敬等人正在花田里采着花朵,阳光里他们劳动的画面那么和谐,充满了希望。

      陈个球想起从前,父母在时,举全家之力与焦家吵架的事情,心里难免有些惭愧和失落。

      焦三凤再坏,也不是个主动闹事的,是被父母欺负急了,才会跳脚。

      说起来都是自己父母不好。

      当然,陈个球也不可能和焦家人道歉,他只是含羞加紧了脚步。

      来到弟弟陈个桥干活的山地,陈个桥看着焦家玫瑰花田的方向,带着妒忌说道:“那本来是我们陈家的地盘,被他们焦家霸占了,我一定要把那些地拿回来才行?!?/p>

      陈个球劝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爸妈都不在了,你拿那么多地,和弟妹两个人也重不过来啊,再说你和弟妹生的两个都是女儿,又没有儿子,要那么多财产干嘛,将来还不是给外人”

      陈个桥怒了:“大哥的意思,我生的是女儿就不能活吗我以后万一生出儿子呢大哥以为自己已经生了儿子有什么了不起,现在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多了去了,大哥的儿子就一定能长命百岁”

      “二弟你不要太过分,我是好心,你却咒我的儿子死”陈个球也是有血性的。

      “你儿子死不死我不知道,你老婆反正是要死了?!背赂銮潘底拍米懦泛莺莩?。

      陈个球却被触及内心伤心,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的日子这么难过啊他真的太难了

      邓理恩被人举报了,县里来了调查组,专门调查邓理恩的作风问题。

      邓理恩能有什么问题呢据说是镇上偷开的赌场,他有股份。

      邓理恩自觉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可是调查组那么多人杀到镇子派出所,停了邓理恩的职,这让邓家人愁坏了。

      赵欢欢听邓大婶说了邓理恩的事,便立马去找邓理恩。

      两个人在镇子的老人河边坐着。

      赵欢欢问道:“大哥觉得谁是背后搞鬼的人”

      “妹妹你猜呢”官场上的事复杂,赵欢欢一个小孩子,邓理恩不指望她能理解。

      赵欢欢却说道:“上次,大哥把秦晖镇长给抓了,所以,这次县里来调查大哥,那背后搞鬼的人只能是秦晖镇长咯?!?/p>

      邓理恩意外,笑道:“你竟是个猴精?!?/p>

      “大哥接下来有什么对策吗”赵欢欢问。

      邓理恩说道:“我当派出所所长,我敢保证我从来没有贪过一分钱,什么赌场入股,我不可能干这样的事,我妈会打死我,如果我做了,我爸也会从棺材里爬出来?!?/p>

      “我干爹老人家死了那么多年,这会儿已经重新投胎做人了吧?!?/p>

      赵欢欢幽默了一把,邓理恩苦笑。

      “我是清白的,我不怕他们查?!钡死矶髡饣八档媚衙庑男?,从古到今,缺少冤案吗

      “那他们查案不是目的,目的就是为了搞垮你呢秦晖能当上镇长,肯定背后有人啊,他们要是看你不顺眼,你甘心被撤职”

      邓理恩当然不甘心。

      “我凭自己实力当上的派出所所长凭什么就这么丢掉”邓理恩心里有气,“可是我肉在砧板上?!?/p>

      “大哥,我们不能老处于被动的位置,我们得自己主动争取啊?!?/p>

      赵欢欢的提议并没让邓理恩看到希望,他当上派出所所长的职务是阴差阳错,所里刚好却所长,县里又没有空投个所长下来,所以他就顶了缺。

      他是没有背景的,没有人照护的,落马还不是凭那些人高兴的事。

      见邓理恩沉默,面上很消极的神色,赵欢欢说道:“大哥,你去打听这次调查组的组长家里有没有谁得了重病的,如果有的话,我去帮他治病,这样总能让你争取一些人情?!?/p>

      赵欢欢的话让邓理恩忍不住笑起来,他伸手摸摸赵欢欢的头,他这妹妹真是有些天真得可爱。

      “我真的会治病?!闭曰痘肚康?。

      邓理恩不置可否。

      赵欢欢又说道:“或者,你可以去打听市长的,市高官家里的,或者纪高官家里,总之那些大官家里谁生了重病治不好的,只要有人生病,我们就有机会?!?/p>

      邓理恩说道:“要是都没有呢”

      “那就只能给他们送钱了,”赵欢欢拍拍邓理恩的肩,“为了干妈,干嫂子,干侄女们,这一次,大哥你必须要随波逐流一次,保住自身再说,你要是丢了饭碗,或者坐了牢,家人怎么办那些人他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p>

      赵欢欢说的是真的。

      邓理恩突然发现,这个十四岁的小妹妹竟然挺谙世事的。

      “送钱,我没有钱怎么办”邓理恩有些担心。

      “我给你钱,你忘了我们家的山田不是让你入股了吗那些食用玫瑰已经在收成了?!?/p>

      邓理恩有些感动,的确不搞副业,又不腐败,他的日子只能一辈子清贫了。

      日本 欧美 高清 一区 三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