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w8v4c"></track><tr id="w8v4c"><label id="w8v4c"></label></tr>

      第246章 砍班(1 / 1)

      农家奋斗记事 黯奴 2722 字 2020-03-22

      鞠灵利用体育课跟班里几个和她一样想好好学习却被班级现状折磨的不成样子的同学开了个会。

      大家集思广益寻求改变现状的最佳策略。

      有一同学提议告诉家长,让家长出面跟学校沟通,最后把压力留给学校。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鞠灵却觉得不到万不得已不至于走这一步。

      主要是家长们也不容易,他们能自己解决就自己想办法解决,解决不了再告诉家长也不迟。

      那不让家长插手,他们怎么办呢

      一个跟鞠灵关系还不错的女生就道:“鞠灵,你之前不是去过教委反应情况么,最后学校很快就把你的事情解决了,你说这次你再找过去,学?;岵换嵋蔡乇鹬厥影 ?/p>

      这种事情有过一次就可以了,不能次次都这样。越级反映情况其实也是对资源的一种浪费,其实并不应该提倡。

      “这样吧,咱们先去找学年主任说一说情况,表明咱们的态度,如果学年主任不给咱们解决再想别的办法”,鞠灵提议道。

      商量的时候都挺能说,一听说要去找学年主任就都蔫巴了。

      鞠灵看他们蔫头耷脑的样儿挺失望。

      她知道他们心里是这么想的。想解决这件事,但又不想自己出头,就怕事后王老师跟他们算账。

      可他们不出头,只鞠灵一个人也不行啊,得让学年主任看到有意见的同学很多,不止她一个才行。

      思来想去,鞠灵又想到一个办法。

      她写了一个情况反映书,在下边第一个位置签上自己的大名,让其他几个同学也签上名,回头不用他们去找学年主任,她拿着这张纸去就行。

      她还对这几名同学说道:“我的名签在第一位,要以后真有什么事儿你们就说是我让你们这么干的,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这样总行了吧?!?/p>

      她都这样说了,其他人实在找不出理由不响应。

      他们签完名,鞠灵又挨个儿找其他同学探问态度,有想改变现状的,就让人家也把名签上,有觉得现在的班级就挺好的,那她就只字不提这事儿。

      也就不到一天的时间,她收集到班里三十多个签名

      拿着这张纸去找学年主任,把情况反映给学年主任,希望学年主任能够重视。

      有上次的事情垫底,学年主任私心里有点儿怵她,怕她又不跟学校商量就把事情急吼吼的往上捅,弄的大家都不好看。

      学年主任当即便表示会重视这件事,给所有学生一个满意的答复,同时让鞠灵回去耐心等待,不要着急。

      鞠灵没被打发走,而是进一步问道:“那要等多久距离高考还有两年多,您要是让我们等半年那我们可真等不了?!?/p>

      “就这几天吧,回头我们开会商量一下,也不能我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啊”,学年主任回复道。

      可以接受。

      鞠灵回去等到第二天早自习就把学年主任等来了。

      人家往讲台上一站,嘚啵嘚的给五班同学开了二十分钟的班会,让所有学生好好学习遵守纪律,如果有人扰乱课堂纪律被抓到一次警告两次直接开除。

      这招有用吗

      事实证明没有用。

      第一节是外语课。外语老师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老师,其实还挺厉害的,可她的厉害在五班从来都不好使,她怕自己上课想听课的学生听不清每回都带个扩音器才行。

      今儿这节外语课比往常稍微好点儿,也只是稍微好点儿而已。坐在后面的几个混子学生照样说话玩闹,学年主任的一番话对他们毫无作用。

      到第二节课连那个稍微都没有了,完全跟以前一样,正常上课整的跟上自由活动课似的。

      学年主任过来查看情况,正好看到整个五班乱成一锅粥,气的脸都紫了。

      现在的五班已经不是班主任管不管的问题,是班主任管也不好使了。一个班一半儿的混子,一个挑头整个班就炸锅,根本压不住。

      学年主任跟学校反映情况,还是学校更有魄力,直接要砍班

      所谓的砍班就是把五班拆了,一个班塞两三个学生,以后高一学年就没有五班了。

      期中考试之前,砍班的事情落实下来。鞠灵和两名男同学被分到十八班。

      十八班的班主任是一名教数学的女老师,姓赵,瘦高个儿,头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看着就倍儿严厉倍儿不好惹。

      赵老师管班就很有一套,早在军训的时候她就叨准了几个爱玩爱闹的学生,让他们当班干部。纪律不行的管纪律,多动的当劳动委员,不爱上课老爱往外跑的当体育委员。每一组再有一个组长,谁上课不听讲捣乱就把名字记下来交给班主任,回头班主任挨个收拾。

      不光如此,赵老师还爱在班里待着。

      班级最后边有一个她的专属座位,平常她没课的时候就爱坐在后边批改作业或者备课,班里可没哪个学生胆肥到敢当着她的面扰乱课堂记录的程度。

      鞠灵和那两位男同学被赵老师安排坐在班级的后面,怕他们心里有什么想法还解释道:“马上就期中考试了,等期中考试后会按成绩排座位,到时候再给你们安排,现在先搁后面对付几天吧?!?/p>

      其实鞠灵不在意坐在哪里,只要班级有个学习的气氛就行。

      她对十八班真是九十九个满意,非要鸡蛋里挑个不满意的地方的话,那就是十八班的后门正对着二十班的前门,每回课间鞠灵只要往门外一瞅就能看到张扬站在二十班的门口往她这里看。

      他看任他看,鞠灵只学自己的。

      期中考试很重要,她特别想知道自己现在能在学年里排什么位置。按照一中往年的升学情况分析,考不进学年前五十,那一本想都不要想,不考进年级前三,全国最好的那两所大学也不要想了。

      鞠灵没指望自己考学前三,只希望能在前五十的行列里面。

      科目比较多,期中考试考了整整两天。

      过一个周末后成绩便排了出来,学年大榜贴在高一年级的公示板上,所有人都能看到。

      :。:

      日本 欧美 高清 一区 三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