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w8v4c"></track><tr id="w8v4c"><label id="w8v4c"></label></tr>

      第1772章 魔塔争锋(二十七)(1 / 1)

      我独仙行 智圣小马贼 4165 字 2020-03-22

      最新网址:ddku

      卷十三开宗立派

      第1772章魔塔争锋二十七

      当初在神武大陆时,姚泽曾经进去一处天外天的异空间中历练,里面全都是修罗道的生灵,据元方前辈所言,这些生灵专修杀戮,非生即亡,绝不允许他人控制。

      虽然眼前的牛头妖物和天外天的生灵外形不同,可散发的暴虐气息毫无二至,他曾经亲手抽取过这些妖物的魂魄,炼制玄煞鬼,自然极为熟悉,稍一感应,就确定无疑了。

      “这些修罗道的生灵怎么会出现在九魔塔中”

      他心中惊诧无比了。

      眼前的妖物赫然有着仙人修为,不过他并没有丝毫畏惧,稍定之后,对于圣女宗的三仙子暗生警惕。

      此女的实力竟远超这个妖物,明显有着戏弄的意思,似乎已经摸清了虚实,她突然轻笑一声,左手裙袖一抖,一道霞光从袖口飞出,转眼就笼罩了对方身躯。

      那牛头妖物嘶吼一声,身躯竟似被施展了定身法术,再也无法移动分毫。

      不过此妖凶悍之极,牛首蓦地灰光大放,一对獠牙竟激射而出,在空中一闪即逝,再出现时已经化为两把数丈长的巨矛,带着刺耳的破空声,朝着少女狠狠刺落。

      “负隅顽抗”

      少女口中轻笑着,眼见着巨矛刺至,竟没有躲闪的意思,青葱似的小手一抬,冲着巨矛连弹两下。

      顿时“砰砰”声中,两道巨矛倒卷而回,速度竟比来时还要快上三分。

      姚泽在一旁看的双目一眯,没想到此女走的竟也是法体双修的路子

      女子炼体,除了南宫媛,他还没有见过第二人,眼前似乎出现了一道火红的身影,姚泽心中一疼,深吸了口气,再望下望去,脸色却蓦地一变。

      牛首妖物周身灰雾一阵翻滚,一股令人心颤的暴虐气息弥漫开来。

      “自爆”

      眼前情形何等熟悉,当初在天外天中,他曾试图收服这些修罗道的生灵,结果正是非生即亡

      没有丝毫迟疑的,光芒一闪,姚泽身形朝后暴退。

      身处现场的少女先是一怔,随即想起了什么,玉容大变,不加思索地皓腕一转,掌心中就多出一面翠绿的铜镜来,“滴溜溜”的一转,转眼就幻化成丈许大小,随着绿光蓦地一闪,滚滚绿雾就把此女包裹起来。

      “轰”的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

      空间一道数十丈长的裂缝突兀地显现而出,瞬间又恢复了原状,而一股飓风凭空生成,疯狂地朝着远处一卷而去,带起刺耳的摩擦声,似乎这片空间都难以阻止。

      姚泽面无表情地单手探出,在身前一划,那股飓风就一分为二,从身边呼啸远去,此时再朝前方望去,神情却是一动。

      而处在爆炸中心的绿雾急剧翻滚着,“砰”的一声,丈许高的铜镜碎裂开来,露出那少女身形。

      破碎的白裙飘舞,少女的衣衫尽碎,却露出一道银色铠甲,光彩耀目,连头脸手脚都遮掩的严严实实。

      剧烈的空间撕扯之力横扫而过,激荡起银甲上道道符文闪动,此女的身形显得玲珑有致,却屹立不动。

      “防御宝物仙器”

      姚泽难掩脸上的震撼了。

      之前见到扬瑾的那尊仙器金钟,觉得极为难得了,可眼前此女身上的银甲竟也是仙器,防御仙器

      就是真仙修士见了,甚至大罗金仙也要为之疯狂

      呼啸声渐渐远去,那少女素手一扬,又一件白裙遮体,这才低头望去,山头上散落着点点的灰色液体,烟眉微蹙,这样的妖物连血液也是灰色的。

      半响,此女螓首一抬,望了过来,俏目中跳动着火焰,“我六师妹是陨落在你手中”

      姚泽眉头一挑,迎着对方的目光,坦然道:“实不相瞒,在第六层之后,贵宗的六仙子我再也没有见过?!?/p>

      少女俏脸上闪过疑惑,此时对方根本没必要谎言相欺,可其身上的七枚紫光珠怎么回事

      她刚想再说些什么,黛眉一动,转头朝远处望去。

      一道血芒朝着此处疾驶而来,天空中的七道光柱冲天而起,耀目异常。

      几乎数个呼吸,遁光闪烁即至,露出身着红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笑声在这片空间回荡。

      “哈哈太好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三仙子和姚司祭?!?/p>

      看得出此人的笑意是发自内心的,至于为何太好,谁也不知道,姚泽的神情没变,双手抱臂,并没有上前相见的意思。

      而少女却冷笑一声,素手一拍,“财道友,甚好,你们两个一起上吧?!?/p>

      乍闻此言,姚泽有些愕然,随即醒悟过来,此女显然对自己有着极大的信心,见识了对方的护体银甲,两三位同阶修士也很难是其对手。

      中年男子却脸色一沉,冷哼一声,“三仙子自认太金贵吧,老夫从来没有和人联手的习惯,你且等片刻,老夫要和姚司祭单独说上几句?!?/p>

      姚泽眉头一动,想不出自己和他有什么话要说,下一刻,中年男子转过头,脸上带着微笑,嘴皮微动起来。

      “姚司祭,没想到你的运气这么好,竟然也得到七枚紫光珠,这样好不好你把紫光珠都交给老夫,什么条件你都可以开出,如何”

      姚泽脸上露出怪异神色,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直接提出如此要求,有些无语地摸了摸鼻子。

      “这位三仙子威名赫赫,更心狠手辣,折在其手中的白藏教弟子不知道多少,如果姚司祭真的被她盯上,不但生命堪忧,只怕紫光珠难保,这样对于宗门都是极大损失老夫如此做,也是为了宗门着想?!贝巳说纳裉缘煤苁钦媲?。

      姚泽似笑非笑地望着对方,心中暗叹,自己这个带队的司祭,估计没有一个人愿意信服,不是想暗中谋害自己,就是明目张胆地向自己索要。

      “财道友所言极是,为了宗门着想,要不道友的七枚紫光珠都交与我保管,道友放心,回到宗门之后,在下会据实禀报教宗大人,道友的功劳绝对居首?!彼牧成弦猜冻稣娉夏Q?。

      “你”

      中年男子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目中闪过阴霾,凝视片刻,缓缓地点点头,“好,好”

      姚泽似乎没有看到般,不再理会,转头对着少女微微一笑道:“三仙子,眼下已经是最后决胜负的时刻,要不我们暂时罢手,等待三天,大家都恢复了法力,如此也显得公平,怎么样”

      这个建议让在场的二人都是一愣,特别是少女,按照人数来说,此时她应该处于不利位置,对方如此到底有什么用意

      眼前的局势,她可不认为对方会安着好心,不过在第七层之后,自己担心六师妹安危,一路上连番出手,根本就没有时间恢复,这提议根本无法拒绝。

      “财道友怎么说”此女沉吟片刻,俏目一转,反问道。

      “无妨,来个大决战正合老夫心意”中年男子双目一眯地,目光扫过姚泽一眼,径直走到一块巨石前,盘膝而坐,单手翻转,一个青色玉瓶就握在手中,随着一枚丹药冲进口中,此人就调息起来。

      这座山头一时间怪异之极,三人远远地分散坐开,明明处于生死相见的对手,此时竟谁都没有开口。

      少女偶尔目光流转,从那道蓝色身影上扫过,心中的疑惑难解,此人崛起似彗星一般,如今相见,更觉得其行事如天马行空,无论有什么目的,可此举显得坦荡磊落,等下擒住对方的时候,倒不必折辱,直接灭杀,留下魂魄就是

      此时姚泽并没有像他们那样调息恢复,进入第七层之后,他就很少动用真元,灭杀那肥胖女子根本只是举手之劳。

      随着他面无表情地双手掐诀,体内的黝黑圣婴也面色肃穆地端坐着,小手不时地变幻手印,指尖处带着丝丝黑雾,在身前不住变幻着形状。

      时间不长,一个隐晦莫测的符文就显现而出,除了原本的幽黑之外,其中隐约透着碧绿,符文方一形成,就漂浮在那里,圣婴并没有停止,双手不住变幻,一枚枚指甲大小的符文越聚越多,在其身周盘旋飞舞,就似一只只黑蝴蝶般。

      如此施法,圣婴神情明显有些萎顿,而端坐在山顶的姚泽看不出什么异常,其他人也想不到自己体内空间竟有两道元婴体。

      手势一变,此举引来了少女好奇的目光,可四周空间没有任何变化,根本看不出他如此变幻是何意,而中年男子微眯的双目中,露出一丝阴霾,心中冷哼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天时间不到,圣婴的小脸上又恢复了神采奕奕,小手连连扬起,一枚枚幽黑符文闪烁不见,而他手势未停,神情反倒凝重起来。

      谁都看不到的衣袍下,胸腹之间,那朵栩栩如生的透明小花静依旧没什么变化,而一枚枚幽黑符文诡异地浮现而出,按照某种规律四下排列,把花朵围拢在中间,转眼符文就消失不见。

      姚泽手势一停,面色如常,徐徐吐了口气,如此施法到底有没有作用,他心中也没有底,只有等使用之后才知道。

      那花妖不知道存在多少年,手段根本不是自己可以猜度的,可坐以待毙更不是他的风格

      蓦地,他神情一动,抬头望去,一旁的少女和中年男子也同时有所察觉,只见远处天际,一道冲天光柱正朝着这边急速驶来。

      “来了”

      姚泽的嘴角微扬,终于等来了要等之人

      最新网址:ddku

      日本 欧美 高清 一区 三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